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孕妈准则 > 中西医结合 抗击新武汉助孕冠疫情的“中国方案”

中西医结合 抗击新武汉助孕冠疫情的“中国方案”

作者:天津恒业助孕公司时间:2020-09-12 00:26:01热度:97977
中西医结合抗击新冠疫情的“中国方案”本报记者付丽丽9月8日上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国家勋章和

  中西医结合 抗击新冠疫情的“中国方案”

  本报记者 付丽丽

  9月8日上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回顾此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不得不说,古老的中医药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是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也是中医药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的生动实践。”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对中医药在此次抗疫中发挥的作用高度赞扬。

  中医药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是融预防、治疗、康复为一体的整体医学。翻阅历史,每当遇到重大疫病事件,人们都会向中医药寻求解决办法。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国4900多名中医药人驰援湖北,仁心仁术,大医精诚,用疗效说话。有数据显示,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中医药总有效率达90%以上。

  “中医药救治有阵地,方能显身手。”中央指导组中医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感慨,中医药在此次抗疫中大放异彩,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屡经考验,历久弥新。

  第一时间介入 开创疫情防控的“武昌模式”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人们不禁会想到17年前的SARS,同样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与非典时中医药后半程介入不同,此次中医药从过去的参与者变成和西医并肩战斗的主力军。过去中医只是参加会诊,而这次早期成建制介入,组建中医病区,有一大批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等,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进行救治,起到了较好的作用。”张伯礼说。

  张伯礼深知,这与党中央的高瞻远瞩密不可分,正是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亲自领导、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多次强调要坚持中西医结合、中医药并用,面对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医“绝活”方能再次大显身手。

  疫情暴发初期,最高级别的科研攻关冲锋号和集结号迅速吹响。按照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要求,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专门设立了中医药专班,统筹推进中医药疫情防治重点科研攻关工作和中长期中西医结合传染病防控机制的建立,中医药专班由中国工程院李晓红院长牵头总负责,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力配合,科技部、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科学院、国家药监局等部门联合组成。

  中医药专班下设了专家组,专家组由两院院士、国医大师、中医医学专家、药学专家共同组成,专班还下设了临床救治、机理研究、方药筛选和体系建设四个任务组,共同来落实相关任务。

  疫情就是命令,响应党中央号召,很多中医药人选择逆行。

  1月21日中午,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急诊科主任齐文升即抵达武汉,作为第一批中医专家参与到抗击新冠肺炎战役中。在武汉金银潭医院,他们对患者发病情况、发病时的症状以及病情演变、舌苔和脉象的变化进行了详细的诊察。一下午,会诊了60多位病人,包括住在ICU的危重症病人和普通病房的轻症患者。随后,与其他专家就病因属性、病位、病机演变特点等进行探讨,结合当地专家的治疗经验和意见,到当日晚上8时形成了一个治疗基本框架。

  同样是1月21日,身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位领导电话,让其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随时待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讨论制定初步诊疗方案,反复修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2时多。这即是1月23日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仝小林说。

  在国家卫健委七版诊疗方案中,中医药治疗方案从第三版开始加入。“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医药还是稍微有一点滞后,再早一点就好了。”对此,仝小林不无遗憾。

  1月24日,仝小林抵达武汉,深入疫区,边实践、边总结,与专家们一起讨论,将疾病分为几个阶段:初期是寒湿郁肺;中期是疫毒闭肺;重症时是内闭外脱等,分阶段、根据不同的症候对中医方案及时调整,对全国病人的治疗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

  尤为值得一提的,他们开创了疫情防控的“武昌模式”。仝小林介绍,“武昌模式”的实质是“通治方+社区+互联网”的模式。其思路来源于他抵达武汉后在发热门诊看到的“震撼”一幕:“成百上千的病人在阴冷潮湿的环境下,排长队就诊。他们从哪儿来?”答案是社区。

  切断疫情源头,社区是第一道关口。“我们就考虑像古代医生一样,大锅煎药,大规模发药。”仝小林发现,病人发病初期大多舌苔白厚腐腻、困乏无力,结合当地湿冷气候,他认为新冠肺炎应属“寒湿疫”。在与当地专家充分讨论后,拟定出可宣肺透邪、避秽化浊、健脾除湿、解毒通络的通治方——“武汉抗疫方”,这道通治方包含生麻黄、生石膏、杏仁、羌活等20味中药。根据主症的不同,又拟定分别针对发热、咳喘、纳差(食欲不振)、气短乏力等症状的4个加减方,在主方的基础上合并使用,并于2月3日率先在武昌区大范围免费发放。

  在仝小林看来,“辨证论治、一人一方”是中医理想的用药模式。但面对社区大量患者,靠中医医生一个个把脉开方是无法实现的。“特殊时期,应先让每一个病人都吃上中药,阻断疾病继续发展。”

  效果立竿见影。从2月3日到3月2日,他们共发放了72.3万服中药,救治了5万多位疑似和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病人。有数据显示,1月28日,武昌区隔离点疑似病例确诊率高达90%以上;3月5日后,确诊比例下降到3%左右。

  科技支撑 “三药三方”疗效显著

  “大疫出良药”“大疫出良方”,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同疾病做斗争的实践经验总结。

  此次疫情也不例外。在紧张的临床救治基础上,专家组还同时开展科研攻关,研发出以清肺排毒汤为代表的中医药“三药三方”,作用突出。

  “三药”即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张伯礼介绍,这三种药物都是前期经过审批上市的老药,事实证明,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对治疗轻症患者很有效,一是确诊病人痊愈时间短,二是轻症患者变成重症的几率低;而血必净注射液可以促进炎症因子的消除,主要用于重型和危重型患者的早期和中期治疗,可以提高治愈率、出院率,减少重型向危重型转化的概率。“重症、危重症抢救的呼吸支持、循环支持、生命支持至关重要,这些必须要跟上。但中医的配合有时也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如有的病人氧合水平比较低,血氧饱和度波动,这种情况下,尽早使用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服独参汤,往往一两天后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就稳定了。”张伯礼表示。

  “事实上,我们在救治中使用中成药也不是仅仅凭经验,而是以科技为支撑,具有临床针对性的。”张伯礼说,目前,他们已收集上市抗流感、抗肺炎中成药65种,完成了中成药组分制备、虚拟筛选结合体外评价、细胞因子风暴细胞模型和抗肺纤维化细胞模型建立等工作。

  “三方”则是指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这三个方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介绍,清肺排毒方是国家诊疗方案中推荐的通用方剂,它来源于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以及小柴胡汤、五苓散等,在阻断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和危重型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全国10个省(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纳入的1263名确诊患者中,治愈出院1214例,占到96.12%。57例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观察中,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症型。

  而由黄璐琦本人领衔研发的化湿败毒方疗效同样显著。由该方研制的化湿败毒颗粒于3月21日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件,这也是我国首个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临床批件。

  作为广东省中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科主任颜芳亲历了病人从拒绝到接受中医药的过程。“刚开始查房时,病人以为是西医来了,眼神里充满期待。有患者甚至直接拒绝,‘我们不吃中药’。”场面极其尴尬。只有一个病人——周女士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愿意喝中药。”一服中药下去,周女士感觉身体暖和了,气也顺了。第三天,排痰量增多,胃口改善;第四天,连续5天没有大便的她开始排便,血氧饱和度上升。

  就这样,服用中医药的病人越来越多,一些病人担心“断药”,会悄悄把药“藏”起来,甚至是“抢中药”,对中医药迅速路转粉。

  之所以如此,治愈率是硬杠杠。数据表明,以10天为一个疗程,吃中药的患者胸部CT改善率为79.6%,危重患者转为普通型或轻症的转换率为80%,核酸转阴率为50%,发热、咳嗽、消化道症状缓解率为90%以上。在单位时间内,有中医干预的病人,治愈率远远高于纯西医组。

  “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可以说中医药在疫病防治全过程、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张伯礼说,如对于普通型患者可改善症状,缩短疗程,促进痊愈;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可减轻肺部渗出,控制炎症过度反应,防止病情恶化等。中西医是两套不同的医学体系,在疫情面前,应建立起有效的救治机制,自上而下,全面布局,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相互补充,取长补短。

  走向海外 助力全球抗疫

  疫情没有国界。当前,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但新冠病毒还在全球肆虐,多点暴发。

  “公共卫生危机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中方愿同有需求的国家开展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的国际合作,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说。

  分享救治经验、捐赠中药产品、选派中药师赴外……中医药人的脚步没有停歇。

  余艳红介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把中国最新版新冠肺炎中医药诊疗方案翻译成英文,在该官网新媒体上全文公开,并且主动跟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分享;同时,还通过远程视频交流,向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等国家分享救治经验。张伯礼、仝小林、黄璐琦、刘清泉等中医药专家更是多次通过视频会议与国际连线,给远在美国、伊朗的病人远程会诊。

  此外,中国有关组织和机构还向意大利、法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捐赠中成药、饮片、针灸针等药品和器械。张伯礼透露,如连花清瘟胶囊,单某一个国家,我们就捐助了几十万盒。

  作为中医药治疗方法的重要组成部分,针灸也在抗疫中大显神通。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表示,针灸通过穴位的刺激,能够很好地调节人体脏腑功能,缓解症状。基于此,世界针联先后5次组织国内权威中医专家和伊朗等20多个国家的团体会员进行网上交流,3月以来共组织了9次线上会诊。同时启动国际援助,募集“预防1号代茶饮”、揿针、艾熏粉、艾条等物资,捐赠到埃及、泰国、意大利、波黑、毛里求斯、厄瓜多尔、马里等国家和地区,支持当地医院和华人华侨的抗疫需求。

  “化湿败毒颗粒获得临床批件后,好多国外朋友纷纷找我要药。他们亲切地称其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由此引申有一句俗语,就是One for all,all for one,我为人人,人人为我。”黄璐琦说,我们愿与各国人民并肩作战,共抗疫情,共享中医药的经验和成果。

【编辑:王禹】